首页 / 奉节人 / 正文
我国著名诗人国学家戈阳青致重庆渝中区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风扫落叶 发表于:2019-8-14 21:00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
阅读数:3026
  已经公开出版和发表一千二百首诗歌诗词的我国著名诗人、国学家戈阳青质问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某些人。

  戈阳青在公开信发布前说,毫不讳言,

  如果法官像冉舒坦这样的法官,我蔑视法官!如果法院像渝中区人民法院某些人这样的法院,我漠视法院!

  法官可以有失误和疏忽,但不能够有欺骗,更不能够有公然的欺骗!法院可以有疏忽和疏漏,但不能够袒护欺骗,更不能够有公开地袒护欺骗!

  因为你们代表着国家法律的尊严,代表着国家法律的公开公平公正的形象!你们可以不要颜面,但国家的法律需要颜面,需要人民的信任!法院和民间的区别在于,法院是讲理的地方,有国家法律条文条例与程序的规定约束,是体现公平公开公正原则的圣地,且更不是让你们体现公权傲慢的无理地方!

  如果法院都不讲理了,还有哪里可讲理呢?!

  虽然有人说,这封公开信很有可能又打水漂了,亦如一年多来我通过正常程序无果,你们可以内部层层化解,如我向有关部门的举报石沉大海一样……

  但我可以坚信,十分坚信,你们如果不正视明目张胆人为制造“缺席判决”的错误,你们的行为将最后被钉在中国司法的耻辱柱上!

  看看人家河南高院,院长亲自鞠躬致歉,你们呢,还有什么尊贵的架子吗?!

  因为十年前支持文化公益之事,而生平首次涉及民事,原以为法院是可以讲理的地方,但却让自己产生了非常震惊式的质问!


  质问一、

  一个根据国家法律条例明文规定,原告已经完全丧失胜诉权的诉讼,你们非要知法违法地穷尽一切手段,阻止被告我到庭,以便以人为制造的“缺席判决”,来达到原告胜诉的目的。

  之后,更是不惜以一个院系以及院系以外的司法,来袒护这个“缺席判决”!你们为何要如此地维护原告?!原告与你们有什么重大关联值得你们如此?!

  质问二、

  你们为达到让已经丧失胜诉权的原告胜诉,而人为制造“缺席判决”的动因是什么?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原告已经过了诉讼时效期的凭据,已经丧失了胜诉权。

  面对法官冉舒坦,唯有两种选择:

  一是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和条文,如果被告我到场,对方必定败诉。二是,全力帮原告,动用一切手段阻止被告我到庭,人为制造“缺席判决”才可成功。

  那么,法官冉舒坦为什么要帮原告呢?为什么就可以断定过了诉讼时效期的凭据是天经地义的?为什么为了原告,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置法律的基本准则、程序和条文于不顾呢?

  首先,阻止一方到庭而认一面之词,这会是“公开”吗?再者没有双方都在场的陈词,何以谈得上“公平”?没有了公开公平,更何以谈得上“公正”呢?事实证明,原告在原审时就隐瞒了重大的证据!后来才不得不承认。

  质问三、

  明明失去了贞洁,还要立贞洁牌坊?你们明知我的电话号码,却非要说我“被告下落不明”?

  证据显示,法官冉舒坦隐瞒我的电话号码,不给法院“特快专递”的送达件上,甚至没有回执单和邮寄凭证等,在法院最后的档案里没有正式归档,而是由我代理律师在归档之前拍到,作为再审申请证据提供给原审法院。

  原告代理律师在给重庆市律师协会的手印文字里,承认了他当着法官冉舒坦给我打过电话。

  我不禁要问的是,为什么原告方可以不避嫌地当着法官的面给我打电话?在法院办公室?在一起商量?而法官冉舒坦却在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情况下,不附在给我的法院送达件上?!

  正是同一电话号码,在“缺席判决”后,更是在让原告躲过了“上诉期”后,才在法院的“执行件”上附上。而仅是这一次附上电话号码,我便轻松地收到了法院的被“执行件”。

  如果电话号码,是法官冉舒坦疏忽大意,那是工作上的失误,但你伤害了法律赋予我到庭抗辩的权力,那冉舒坦法官就应该向我道歉才是,并应当改正因你的疏忽而造成的错误判决;

  而如果法官冉舒坦是故意隐瞒我的电话号码,那就是严重的渎职,应该受到相关条例的处罚!因其渎职而让我无法到庭抗辩而导致的法律判决错误,就必须予以纠正才是!

  质问四、

  继续失去了贞洁,又再立贞洁牌坊。你们明知我的工作单位,却非要说我“被告下落不明”?

  法院卷宗显示,有我的工作单位,而且非常著名的大型单位。

  法官冉舒坦如同电话号码一样,置若罔闻,恍若不知,自始至终没有联系过或寄过法律相关文件。如同质问三的电话号码一样,这也存在着工作失误和渎职两种情况。

  据说,原告方有人就自得地声称,我们就是靠技术手段治了对方。那这个“我们”是否也包含了冉舒坦法官等人?因为没有法院人参与的“我们”,何可以治人一方呢?此话如果当真,这是否就意味着原告与法官一起事先已经设计好了圈套呢?

  质问五、

  你们之前之后统一口径的“被告下落不明”,与原告亲笔写下“被告下落不明”如出一辙?

  法院卷宗显示,原告亲笔写下“被告下落不明”的字样。

  而法官冉舒坦、以后渝中区法院、乃至以外的司法系统,却一直在秉承这一“被告下落不明”的意图。

  且不论明目张胆地视我的电话号码、著名单位于不顾,就是从原告提起诉讼的2016年起,是我文学作品最为繁盛的几年,随时可以检索到我的署名作品,甚至有专门的作品发布平台。不是“下落不明”,而是到处是其名。

  法官冉舒坦如有丝毫的秉公端正,都可以让“被告下落不明”不攻自破。无论“被告下落不明”是原告以伪证欺骗了法院,或是法院轻信而作为蓄意不附上电话号码和联系工作单位的藉口,都严重违反了法律的基本良知,你们对得起法律的基本原则吗?

  质问六、

  如此堂而皇之称自己“穷尽一切”通知了被告我,你们不觉得应该心有愧疚地脸红吗?

  于是在不附上电话号码,更不联系工作单位前提下,法官冉舒坦打着“被告下落不明”的幌子,让法院人员特别挑选了一个周三下午公务员几乎都在上班的时间去住址走一趟,没有旁证,没有门条,仅有自写的情况说明,却为以后所有的文本里,在“被告下落不明”的后面,可以只字不提是否电话号码的送达件,是否与工作单位联系等,而赫然写上他们“穷尽了”一切手段地去通知了被告。

  如果这也叫“穷尽”,那建议中华汉字改变其意,作为“穷已未尽”之意!法官冉舒坦等,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真的穷尽了吗?!

  质问七、
  为何一件普通的民事诉讼,一个法官人为制造的“缺席判决”,够得上一个院系明显地袒护?

  在“缺席判决”被严正指出后,从袒护原审、再审裁定和执行,几乎是一个明显地维护体系。渝中区人民法院参与再审审查最后裁定的何滢、吴庆、候慎思等三位法官,在没有一位与我和代理律师见过面和咨询过情况下,却在不同意再审的裁定书上用了原告没有在再审听证会上的证言,有理由相信是在私下的召见对方的言论所为。

  于是才出现了“原告删除被告电话号码无法提供”,甚至不惜将一个原告杜撰的“单位纪委称找不到人的”的谎言,堂而皇之地写进所谓“裁定书”。为被申请人(原审原告)开脱,为人为制造的“缺席判决”开脱。

  代理律师在回访单位时,纪委为此法律文本“引证言论“感到吃惊,称纪委管违法乱纪的事,找不找得到人,应该属于人事部门,哪有纪委出此言呢?

  质问八、

  司法监督为何那么艰难?是因为此案特殊,可以有人层层内部化解,还是?

  从2017年11月,收到“被剥夺了上诉期”后的被“执行件”起,到现在已是一年多时间。

  经过了向原审法院的再审申请,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监督申请、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经过了数月取证调查正式向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提请的抗诉申请,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不支持监督的决定,向重庆市纪委、市监察委、市政法委、市人大法工委、市高院、市检察院等两次实名举报冉舒坦法官的举报等,几乎石沉大海,路漫漫……

  而原审法院打着“桥归侨,路归路”的口号,却在加紧对于违法判决既成事实的紧锣密鼓。

  质问九、

  法院是应该以理服人,还是尽情彰显公权的傲慢?!

  戈阳青说,如果不是热爱自己的作品的法律界人士的法律援助,自己根本无法应对到现在。一个非常明显的人为制造的“缺席判决”,却纠正起来如此难?!

  司法一样须要接受人民的监督,不能打着司法独立的旗帜,让某些司法人员为所欲为!法律无小事,尤其是民事,更涉及千家万户。有错必查,有误必纠,法律更不例外。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两会”上说:“自觉接受监督,确保严格公正司法。”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说:“为人民司法,自觉接受人民监督。”也有人说过,“即使所有地方都不讲理了,法院应该是唯一可以讲理的地方。”……

  而我最后要问的是:如果你们都不讲理了,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讲理呢?!

  在经过了一年多正常程序和实名的内部举报无果后,我带着太多的疑问,此次进行面向社会的公开举报和质问!

  戈阳青在公开信最后说——

  即使你们当着我的面枉法裁判,我也不会如此蔑视你们!因为你们至少还保留了法律的“公开”原则!

  最让我瞧不起你们某些人的,是将光明正大的法律,带入了阴暗,靠坑蒙拐骗的手段,不让我到庭的卑劣行径!失去了贞洁,还要为自己立牌坊地栽赃我“被告下落不明”。

  之后,更是有一副“我就这样了,你把我怎样的!”不可一世的神态和行径,一副“我就不改你把我怎样?”的好生霸气!似乎一个司法天地,你们都可以通天!

  你们的行为,让我对于法律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还是,引领大众走向社会文明的法律吗?!!

  举报继续,司法程序继续!

  直到有关部门有了查证的回复,直到阳光地开一次庭审!如此明目张胆地亵渎法律、天理不容!

  而对于你们,奉陪到底!


  戈阳青

  2019年8月10日

摘自《天涯论坛》


311300346.jpg


如果您喜欢www.398.org.cn这篇文章,请务必将兴隆网分享推荐给您身边的好友~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3 乡情头条-奉节兴隆网 http://www.398.org.cn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渝ICP备11002301号-3 渝公网备50010702502262号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联系版主帮助小黑屋手机版广告合作客服QQ:150492393Comsenz Inc.